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北語人物 -> 正文

讓文學經典走入學生的心靈——專訪第十五屆北京市高等學校教學名師獎獲得者陳戎女教授

發佈日期:2020-01-10  作者:本報記者 李坤 點擊量:

2019年是陳戎女教授奮戰在教學第一線的第20個年頭,從教20年,陳戎女教授積極投身教學改革與實踐,不斷探索慕課、翻轉課堂等新興教學手段,獲得人文科學科學學部學生票選的“最受歡迎女教師獎”,同時主持國家社科基金等多個科研項目,入選“北京語言大學中青年學術骨幹”。近日,陳戎女教授獲得“第十五屆北京市高等學校教學名師獎”,與陳戎女教授的對話由此開始。

記者:從教二十年,您曾多次獲得北京市和校級教學表彰,如“首都教育先鋒教學創新個人獎”“北京語言大學教學名師”等,本次獲得“北京市高等學校教學名師獎”可謂是實至名歸,您能否介紹一下自己獨到的教學理念和教學方法?

陳戎女:實至名歸,實不敢當。教學理念上,我逐漸認識到,教育是長期的、心靈與心靈相互接近和發現的過程。1999年我剛博士畢業來北語教書,那時學生氣未脱,認識不深,總覺得大學生是成年人了,不需要我們專業教師的管束,而且私心裏覺得不管學生的老師才顯得比較酷,比較不那麼婆婆媽媽——多麼幼稚!二十年教下來,終於深切領悟,傳道授業解惑中,師生心靈的接近與溝通,才是傳道授業和薪火相傳的前提。

説到課堂教學,這幾年最深刻的感受,是如何與電子產品爭奪學生的注意力。不僅我的課堂,很多老師的課堂如此,不管老師在講台上講得如何精彩,學生在下面看電腦、看手機,“我自巋然不動”,我説的是與課堂學習無關的看電腦手機。這真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敵人是無時無刻不在引誘學生、吞噬他們時間的電子產品。我的課堂教學方法也因此做了調整,除了授課盡心盡力,還要儘可能幽默風趣,不時互動,把眼神飄忽的同學的注意焦點重新聚焦到學習上來。當然,我也不是孤立無援的,我的最大盟友,是那些千古流傳的文學經典,讓文學經典走入學生的心靈,讓他們明白,閲讀和理解複雜的文學文本,比看微信帖子更益智、更有趣。

記者:您一直在積極探索慕課和翻轉課堂的新課堂模式,這一模式也收到良好的反響和評價,能否介紹一下這一教學改革的初衷和目標?

陳戎女:最初的初衷很簡單,我和黃悦老師做出了一門慕課《外國文學名作賞析》,第一次做也沒什麼經驗,邊做邊學習,沒想到慕課上線後反響不錯,至今已完成第三輪了。今年黃老師牽頭,我們又上線了另一門慕課《外國文學中的女性》,也受到了歡迎。慕課的社會學習者受眾面很廣,現在我有機會,就向大家推宣慕課的無牆大學和終生學習的理念和好處。

接下來,我們利用慕課做了《外國文學》的“翻轉課堂”,這是針對本校本科生的。學生課下先看慕課視頻學習,在翻轉課堂上,他們分組發言發表自己的看法,教師再進行點評和互動。這種上課方式的好處是改變了老師滿堂灌,學生沒有自主學習和思考的傳統教學。翻轉課堂的方式,我們也還在摸索改善之中,希望能夠打造出線上線下的混合式優質課程。我個人感覺,這種教學模式,是高校本科課程未來的發展方向。

記者:“讓我以另一種不同的眼光和思維看世界文學。”“欽佩老師的學識和氣質。”“每次都要哼着歌去上課,搶前三排的座位。”同學們都非常喜歡您的課,2018年您獲得學生票選的“最受歡迎女教師獎”,能否介紹一下“獨家祕笈”?

陳戎女:我哪有什麼“獨家祕笈”,如果説真有的話,那是文學經典跨越古今的魅力。我主講的課程是《外國文學史》,同學們很喜歡這門課,絕大部分原因在於千百年來經過淘洗的經典的熠熠光輝,吸引着年輕而好奇的心靈。

有些同學覺得,大部分的外國文學經典,尤其古代的,看起來太嚇人、太不好懂了。我的課就是要打消他們的陳見和顧慮。沒有不好懂的經典,關鍵在於教師的引導。引導的關鍵,又在於深入淺出。而且,我一再跟學生強調:讀網絡文章可能一時爽快,但讀經典的價值和意義是一生受益。

還有另一層,不讀世界文學,無以瞭解中國文學和文化,這正如我們學習外語之後,才發現了母語的特點和意義,邏輯是一樣的。世界文學,不僅是我們瞭解世界的窗口,還是我們丈量自己、認識自己的一個參照系。我們培養學生的理想狀態,是中外兼修。

記者:作為北語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的學科負責人和比較文學所所長,您在學科建設方面做了哪些工作?您多次帶領科研團隊進行科研攻關,產出科研成果,能否介紹一下相關情況?

陳戎女:北語比較文學學科,經過幾代人的努力,1996年獲批碩士點,2000年獲批博士點(北語第二個獲批博士點),2002年被評為北京市重點學科。所以我們的學科和比較文學研究所(1997-2019所史已有22年),算是歷史悠久的。在學校的“雙一流”學科佈局中,我們屬於高原學科,肯定要繼續弘揚和發揮學科基礎雄厚、歷史長的優勢。

我是從2014年接手比較文學研究所和學科點的工作,到今年,已經建立起每年一會一刊和多次講座的學科發展模式,即每年主辦一次國際或國內學術會議,每年出版兩輯《當代比較文學》輯刊,每年舉辦10次左右學術講座,這些學術活動的價值和意義是建設北語比較文學學科平台,建立國內國外學術交流合作機制。

我帶領過兩個科研團隊。第一個是梧桐創新平台團隊“中國跨文化傳播研究”(2016-2019),3年中我們團隊發表論文共13篇(其中A刊論文3篇,B刊論文10篇),出版5部專著和編著,申請到省部級以上科研項目16項,取得的科研成果十分令人振奮,這是我們梧桐團隊精誠團結、合作共贏的結果。第二個是一流學科團隊雋才計劃“跨文化傳播與比較文學”(2019-2021),這個團隊組建才一年,目前已經發表A刊論文2篇,獲得省部級人才稱號2項,北京高校“優質本科課程”重點項目1項。

記者:您擔任着《當代比較文學》的主編,這項工作是否能讓您站在學術前沿,瞭解到最新的學術動態?與期刊作者的互動給您帶來了什麼?

陳戎女:《當代比較文學》是一本年輕的輯刊,迄今已經出版了四輯。輯刊的主要宗旨是聚焦近年來以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為核心的人文社科研究熱點和前沿討論,我們的願景是把輯刊建設成為對外發聲、建設學術交流平台的重要陣地。四年來,輯刊連續刊發了海內外一流學者的重要論文,如克林斯·布魯克斯、彼得·海居、馬西姆·韋德喬、樂黛雲、嚴紹璗、劉小楓等。而且,輯刊將北語比較文學學科的建設成果,包括學術會議、講座、論文,成系統地、接連不斷地向海內外學界推介,獲得了廣泛好評。我在主編工作中,的確不斷接觸到中外前沿動態研究,不斷接觸到年輕學者的新鋭觀點,收穫非常大。但是目前,輯刊仍然存在缺經費、少人員的問題,希望能獲得大家的支持。

記者:您在繁忙的科研、教學工作之餘,承擔着教學督導的職責,您是怎樣來履行這一職責和使命呢?

陳戎女:從2016年起,我擔任了第七屆、第八屆校督導組的駐部教學督導,這幾年參與督導的聽課、評獎、巡考工作以及與其他督導的研討交流,讓我大開眼界,也對學校的本科教學和育人體系開始有較為全面和切近的瞭解,這是督導工作對我的提升。督導的職責和使命,我想主要在於為北語本科教學能力的提升,青年教師的培養幫扶,略盡綿薄之力。督導們原來都是一線教師,當跳出了自己教學的圈子,督導可以用更客觀、全面的目光去觀察、評判學校的教學情況,就是把脈吧,有問題解決問題,有成績突出成績。

但是很慚愧,我的督導聽課時間和聽課人次,還是有待提高的。

記者:您指導的本科畢業論文多次獲得優秀論文,您能否給同學們一些學習方面的建議和寫作科研論文的建議?

陳戎女:我們外國文學教研室每學年要指導20-30份本科生的學士學位論文,老師們的論文指導工作都比較繁重。我通常從冬季學期期末開始給指導的同學佈置任務,比如:確定論文方向,假期查找、閲讀、整理學術資料,春季進行開題報告的撰寫和開題,到45月份完成論文和答辯。

我一般讓本科生寫畢業論文時聚焦較為具體的問題,不寫大問題。而且,我一般建議他們從“大書”(Great Book)、從經典文本着手,問題意識可以是前沿的新問題,尤其建議他們要利用國外文獻數據庫裏的新資料,加強英文文獻的消化和吸收。這樣寫出來的學位論文既立足於經典文本,又挖掘出新鮮視點,對於學術史、對於學生本人的學術成長,都有價值和意義。

北語的學生,資質都很不錯,大部分略加引導,可為棟樑之才。


分享到: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