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北語人物 -> 正文

對學術常懷熱愛與敬畏之心——北語第十三屆科研報告會一等獎獲得者陳民鎮老師專訪

發佈日期:2021-01-19  作者:學生記者 徐振宇 點擊量:

2020年10月24日,北京語言大學第十三屆科研報告會隆重舉行,來自中華文化研究院的陳民鎮老師憑藉《尚書的文體分類與晚書辨偽——基於清華簡類文獻與晚書的比較》一文榮獲大會參賽論文一等獎。在7名一等獎獲得者中,陳老師是最年輕的一位。6月,31週歲的陳老師被破格評為博士生導師,成為我校最年輕的博導。陳老師之所以獲得這麼多榮譽,與他勤勉的治學態度和豐碩的成果分不開。陳老師主要致力於古代文學、先秦史、出土文獻的研究,目前已經在《文學評論》《歷史研究》《中國史研究》《中國哲學史》《泰東(Asia Major)》《光明日報》等報刊發表文章逾百篇,另出版獨著3部、合著3部。

成果與規劃

記者:陳老師您好,我很榮幸得到這次採訪的機會。近期,您的論文榮獲北語第十三屆科研報告會一等獎。當時您站在領獎台上,懷着怎樣的心情呢?

陳民鎮老師:在一等獎的獲得者中,好像只有我還沒有高級職稱,能與各位前輩同台領獎,我感到既榮幸又忐忑。自己的論文能得到評委的肯定,無疑會受到鼓舞,對我接下來的科研工作是一種激勵。

記者:近幾年,您在中國古代文體學、出土文獻等領域發表了不少成果。接下來,可以簡要介紹一下您近年科研成果的產出情況嗎?

陳民鎮老師:如果將“近年”的範圍限定為近三年,我可以將自己微薄的成績彙報如下:我在文學的頂級刊物《文學評論》發了一篇文章,有一篇文章被《新華文摘》全文轉載,這都屬於我們學校的A刊;其他在《清華大學學報》《中國哲學史》《出土文獻》《中國文化研究》等核心期刊發表論文十餘篇,還發表了3篇英文論文;在專著方面,我出版了《有“文體”之前:中國文體的生成與早期發展》(上海古籍出版社2019年版),這本書由我博士論文的一部分改寫而來;我近年還出版了《山海經(譯註)》(嶽麓書社2019年版)、《王弼集(注説)》(合著,第二作者,河南大學出版社2019年版)兩種古籍譯註。此外,我很注意科普,在報紙和微信公眾號上發了一些面向普通讀者的文章,最近我馬上有一本科普著作出版。在我看來,學術不應該侷限於象牙塔,還要為大眾所瞭解。

記者:您取得的成果如此豐碩,可以介紹一下您最近幾年的規劃嗎?

陳民鎮老師:近年我主要從事出土文獻與早期文體觀念的研究,注意將出土文獻與文學相結合、交叉。目前,我主持“簡帛文獻與中國早期文體研究”的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接下來我會繼續深化這方面的研究。此外,我手頭還有關於清華簡《尚書》類文獻和良渚文化的項目,也在同時開展。

記者:出土文獻研究本身需要進行大量的研讀,許多初學者可能會有畏難情緒。從您自身的研究角度,您能為他們提供一些方法方面的建議嗎?

陳民鎮老師:對於關注先秦兩漢這一段的同學而言,出土文獻是很難繞過的。比如談《尚書》,忽略了清華簡(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認識肯定會不全面;談《詩經》,如果無視安大簡(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也會錯過許多重要信息。但研讀出土文獻的話,需要文字學、音韻學、訓詁學、文獻學、歷史學、考古學等方面的知識,綜合性極強,門檻不低。如果是文學等專業的同學,只要及時關注最新動態就可以了,新發現的材料可以給我們的學習和研究帶來許多啓發。如果想要深入瞭解的話,文字、音韻、訓詁的基本知識必不可少,此外便是要下功夫摹寫、深入研讀原始文獻,正如學英語要在語境中學,原始文獻讀多了,我們與出土文獻之間的距離也便會慢慢拉近。

視野與訓練

記者:您能簡單介紹一下您的求學經歷麼?您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走向出土文獻研究呢?

陳民鎮老師:我本科的專業是漢語言文學,碩士專業是專門史(中國古代文明方向),博士專業是文藝學(中國古代文論方向),後來又在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做過博士後。文學、歷史、文獻學等專業的訓練,對拓展我的知識結構和視野有很大幫助。我接觸出土文獻並不算早。本科期間,我主要關注上古史。在學習上古史的過程中,我開始意識到出土文獻的重要性。讀研之後,我的精力便主要放在了出土文獻上。因為出土文獻層出不窮,不斷有新材料刊佈,為我們呈現了更為廣闊的先秦思想世界。新材料不斷引出新問題,因此,包括我在內的關注出土文獻的學者,基本是不斷追蹤新問題並樂此不疲的狀態。

記者:除了出土文獻,您還有其它感興趣的領域嗎?

陳民鎮老師:一方面,我的興趣主要在先秦,相對比較集中;另一方面,我所關注的領域又比較多,文學、史學、哲學、文獻學、考古學等方面的文章我都有寫過。先秦的傳世文獻很少,因此,出土的材料便顯得很重要。先秦文史研究的綜合性很強,需要涉及文學、哲學、歷史、文字、文獻、考古等各方面的知識,加上我跨專業的學習經歷,使得我在研究的過程興趣也變得相對較廣。

記者:綜合性往往意味着一定的難度,在看書的時候,同學們常常會因為知識的厚重而不知所措。從這個角度,您能給同學們提出一些建議嗎?

陳民鎮老師:想要提高自己的科研能力,不外乎多讀多寫。在還沒有確定具體方向的時候,我建議同學們不妨多看各方面的書,拓展自己的知識面,尋找自己的興趣點。在確定興趣點之後,就要集中精力閲讀該領域的論著,尤其要精讀經典論著。此外,一定要多寫,多練筆,寫作水平會在實踐中提高,思考也會在寫作中深化。如果有了一個好的想法,不寫的話,很可能就遺忘了,或者只停留在感性的層面。寫出來,無論發表與否,都是對於自己的一個鍛鍊。我從本科開始就寫了不少東西,我本科的時候除了寫了不少論文,還寫了一部58萬字的書稿,碩士期間就寫得更多了。寫作本身可以帶動閲讀,帶着問題意識的閲讀,與泛泛而讀相比,效率更高、成就感更大。學生時代正是讀書、寫作的黃金時期,真正走上工作崗位,就沒有那麼從容了。

熱愛與敬畏

記者:所有成績的取得都不是偶然的。從您的分享中看出,學生時代的閲讀和寫作,為您之後的科研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但另一方面,走上工作崗位之後,科研任務是非常繁忙的,往往會佔用大量的休息時間。在平時,您又是如何平衡這種矛盾呢?

陳民鎮老師:在我看來,科研本身便是生活很重要的組成部分。看書、寫論文是我每天生活的常態,偶爾也會打籃球、看電影。有時任務過於繁重,的確會擠壓生活其他愛好的時間

記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這句話放在您的身上特別合適。正是在這樣的心態之下,您才能取得這麼多的成果。最後可以請您給我們簡單分享一下科研的心得嗎?

陳民鎮老師:我覺得治學最重要的是熱愛和敬畏吧。熱愛學術,才有持續的動力;敬畏學術,才能保持謹慎的態度,保證成果的質量。

記者:對學術常懷熱愛與敬畏之心,才能在學術道路上走得更遠。無論是在學習方法還是工作態度方面,陳老師都為我們做出了一個榜樣。今天的訪談令我們受益匪淺,祝老師今後生活幸福,在學術道路上再攀高峯!

陳民鎮老師:謝謝你!




分享到: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