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專題報道 -> 正文

【集運倉到香港需要多久】那段日子我們一起走過

發佈日期:2019-04-10  作者:外國語學部 梁清 點擊量:


南卡大學孔子學院由北京語言大學與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合作建立於2008年,並於2011年榮獲“全球先進孔子學院”稱號。協助南卡大學中文項目教學是孔院的立足之本,在孔院總部和北語的支持下中文項目穩步發展,2014年建立中文本科專業。哥倫比亞主校區有約500名學生選修漢語課程,近兩年孔院又支持北部校區開設了中文項目。北語先後有十多名教師在這裏工作過,孔院的每個角落都留下了大家奮鬥的足跡和辛勤的汗水

2012年秋天,我接過臧清、趙菁兩位前任院長的接力棒,有幸成為第三任中方院長。當時和我一起在孔院本部工作的還有漢語學院的周賓、李曉敏和馮傳強三位老師。秋季學期接近尾聲,春季學期的選課結果也出來了。出乎意料的是,選課人數大大超出了預期,孔院美方院長兼中文項目負責人葉坦教授找我商量解決辦法。我從與葉院長的交談中得知,南卡大學對本校教師的教學工作量有明確要求,每學期兩門課,不能少上也不能多上,要保證老師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做教學以外的管理、服務以及科研工作,這就意味着中文項目教師不能承接超出開課計劃之外的教學任務。另外,系裏也沒有多餘的課程經費支持外聘教師。葉院長把最後的希望寄託在孔院身上,期待通過漢辦和北語緊急調派一名教師,以解燃眉之急。

當時距離春季學期開學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孔院總部和北語實在沒有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派出教師,表示最快也要等到來年夏天。南卡大學教師指望不上,從北語找外援又來不及。擺在中文項目和孔院面前的只剩下兩種選擇:一是按照原開課計劃執行,超出選課容量的學生退課,延遲到下一學年選課;二是加開新班,滿足所有選課需求,增加的課時由孔院老師承擔下來。如果選擇第一方案,延遲選課意味着這部分學生的漢語學習就要中斷,對學生的培養不利,有的甚至就此放棄學習漢語。中文項目期盼第二方案成為可能,盼望孔院老師能幫助渡過難關。

採用第二方案讓我非常為難。我們的三位老師都是剛到南卡大學不久,都在適應全新的工作。在北語的時候,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教學,不需要坐班。可是來到孔院之後,工作性質變了,工作量也大了許多。老師們要和中文項目教師一樣完成兩門課的教學任務。南卡大學是全天候上課,中午沒有休息。排課的原則是先安排中文項目教師的課程和上課時間,然後孔院承擔剩下的課程,真可謂是“孔院教師是塊磚,哪裏需要哪裏搬”。北語的老師有着豐富的教學經驗,卻能放下身段去給中文項目的年輕教師做助教,上練習課;老師們的上課時段經常是中午或晚上,他們都能克服困難,調整適應。

除了教學任務,老師們還要完成孔院運行管理和文化推廣活動,每個人都身兼多職,包括對接漢辦的固定項目,如:孔子學院獎學金、來華項目、HSK考試、“三巡”等;還要承辦孔院的特色項目,如:中國電影論壇、“南卡之星”漢語大賽、南卡州國際節、新春招待會等;還有孔子課堂和中小學教學點的開拓等等。孔院是坐班制,老師們白天除了備課、上課、批改作業,還要頻繁參加工作例會、項目溝通會,跟進各自負責的項目。有時盯着電腦連續收發郵件,忙得連喝水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到了晚上八九點鐘,正好是北京上午工作時間,大家又趕忙與北語和孔院總部溝通聯繫。整個辦公樓只有孔院辦公室的燈光依舊閃爍着,從院長到教師都在廢寢忘食地工作。到了週末,大家還要一起實施各類中華文化推廣活動,犧牲了很多休息時間。

一想到這些,我實在不忍心再給老師們增加額外的工作,擔心他們壓力過大,身體吃不消。我懷着複雜的心情召集三位老師開會,把事情的原委、可能的解決方案以及我的想法與擔憂向大家和盤托出。老師們非常清楚身為孔院教師所肩負的使命和責任,面對困難沒有一人退縮,表現出高度的團結和大局意識。大家互相鼓勵,堅持完成了那個學期的工作,沒有讓孔院失望,更沒有讓北語失望。

在我的任期內,北語又陸續派隋巖、史豔嵐、朱文文接替了三位老師的工作,大家一如既往地忙碌着、堅守着。老師們不僅有愛國情懷,更有推廣漢語國際教育和傳播中國文化的使命感。顧大局講奉獻不僅是國家的要求,更是孔院教師的覺悟。大家不僅出色地完成了學校的外派任務,彼此之間也因為在南卡孔院那段特殊的經歷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2013年南卡孔院新春招待會的孔院合影,後排左一馮傳強,左二週賓,左三梁清,左四葉坦,左五李曉敏。


分享到: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