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原創天地 -> 正文

那些年,在北語

發佈日期:2019-06-18  作者:江梅玲 點擊量:

我本科是在南方讀的。南方的綜合性大學一般都很大,我的母校有三千多畝地,裏面有幾個比未名湖還要大的湖,還有一座小型的“原始森林”。所以來北京逛完了傳説中很大的清華北大,也沒覺得大到哪裏去。來到北京語言大學之後,從小小的西門走進來,走到東門,也不過用了十來分鐘。那要和以前比,這就是個“豆腐塊”嘛!北語雖小,綠化率卻很高,倒也顯得清幽別緻。

我們的研究生宿舍在3號樓,離上課所在的人文樓相距也就五十米,離食堂差不多一百多米,離圖書館也不過兩百多米的樣子。對於一個又懶又宅的吃貨,這樣的距離實在是便利得很。在3號樓和人文樓之間,這短短的距離中,還夾着個小花園——來園。來園正中央是個小池塘,四周錯落有致地種着柳樹、綠竹、臘梅等等。池塘上方有座小石橋——狀元橋。離上課還差五分鐘的時候,我們就收拾東西出門,急急踏過小石橋,去往人文樓。來園西面有一面萬國牆,上面雕刻着161個國家的名字,也是有“小聯合國”之稱的北語的一大地標性建築物。北語是全國名列前茅的語言類學校,也是來華留學生最多的大學之一。在校園裏能看見各種膚色的留學生,多元文化彙集於此,有迷人的異域情調。每年的“世界文化節”也是我最喜歡的活動。這一天,全校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留學生都會派出代表參加文化節,展示本國風情與美食。大家載歌載舞,雖然語言不通,但是歡樂卻沒有國界。這個時候我和小夥伴們就會在各個國家的攤位遊走,一邊品嚐美食,一邊拍照留念。我最喜歡的一張照片是和巴西留學生一起拍的。照片裏我們捧着世界盃的模型大笑着。

因為留學生很多,北語顯得格外的包容和自由。我經常看見留學生們在逸夫樓門口的平地上練習滑板,做着各種驚險的動作。外國朋友往往友善熱情,在路上看見不認識的人也會愉快地打聲招呼。如果你的手上抱着籃球或者足球,他們便會邀請你一起玩耍。在這樣的環境裏,一箇中國學生會兩三門外語也不奇怪,而一個外國人有一口流利的中文自然也不稀奇。幾乎每個中國學生都有一兩個語伴,彼此學習對方的語言和文化。剛來北語我就認識一個名叫Kris的外國小夥子,他擁有高挺的鼻樑,深邃的眼珠。他給自己取了中文名叫天龍,我發現外國人都特別喜歡取帶龍的中文名。一部分原因可能是中國人都自稱是龍的傳人,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很多外國人都喜歡李小龍。天龍特別痴迷於中國功夫,視李小龍為偶像。來到北語之後,他很快就學會了中文的交際口語,也找到了教他功夫的師傅。他對我説:“中國文化真的很神祕,你們中國人講究天人合一,那是什麼?”前一段看他曬出了去長白山遊玩的照片。他一個人站在天池裏,赤裸着上身,伸開雙手,似要擁抱這雲霧繚繞的山水。我很想告訴他,這就是“天人合一”了!我們班裏還有個越南同學,名叫易世安。他不僅説得一口流利的中文,還寫得一手漂亮的漢字。他喜歡中國傳統文化,和我們一起學習中國古代文學。平時他和我們無縫交流,完全看不出是個外國人。有一回我們組織去西山植物園曹雪芹故居參觀。一路上他和我侃侃而談,《紅樓夢》裏的細節,他記得很是清楚。我們在元寶石附近合影的時候,他指着旁邊的石洞跟我説:“梅玲,聽説古代的一些僧人就喜歡在這樣的山洞修行呢!”我點點頭,道:“世安啊,你可真是個中國通。”

在北語那些年,班裏組織了很多旅遊活動。別的班的同學都覺得很奇怪,已經讀到研究生了,怎麼古代文學班的同學還有那麼強的集體觀念。誰叫我們班的同學感情好啊!我們一起去過奧林匹克森林公園,一起遊過故宮、天壇、圓明園,一起爬過長城。我記得爬長城那次,很多外班的同學紛紛要求加入我們團隊。我們聲勢浩大地奔赴了八達嶺。平日裏缺乏鍛鍊的佳音落在了後頭,每到一個烽火台,她都喊着:“走不動了,絕不往上爬了!”結果又在大家的鼓勵下堅持了下來。你拉我一把,我拽你一下,我們就這樣爬到了頂峯。平時班裏的同學也總是互相幫助,少數幾個男生更是常被女生使喚。鵬飛和海龍就常常被我使喚去拿快遞。而來自內蒙古的楊楊同學,豪放不羈,常組織大家去東門吃烤肉,喝啤酒。我不愛喝酒,來了北京之後,也不吃辣,總被他“嫌棄”,他説:“每次聚餐最煩你這樣的了!”但是每次聚餐,他又會細心地挑選餐館,避開我的“弱項”。

北語是文科學校,女生佔大多數,經常出現一個班數十號人,男生個位數的現象。而周圍的礦大、地大、北林、北航、清華,無一不是擁有眾多理工男的大學,所以北語也被大家親切地喚作“學院路一枝花”。這“一枝花”的美名可不是浪得虛名。北語的姑娘們顏值之高也是眾所周知的。身在“小聯合國”,感受自由包容的文化,女孩們的穿着打扮大多時髦。每年春天來臨,乍暖還寒之際,來自歐美的姑娘們早早就換上了短衣短褲,秀出了健美的大長腿。夏天一來,更是五彩繽紛,各色衣衫爭奇鬥豔,美不勝收。一年四季各大兄弟院校發來的聯誼邀請絡繹不絕。每一年人文學院舉辦晚會,地大、礦大和北航都會來不少男生。研會組織的歌舞表演精彩紛呈,引得叫好聲不斷。晚會結束後,就有許多男生向姑娘們要聯繫方式。讀過老舍《北平的秋》,就知道“北平之秋就是人間的天堂”,而秋高氣爽的北語更有一番迷人的滋味。北語有一條貫穿東西的大道,兩邊都種着高大的法國梧桐。深秋時節,整條梧桐大道金燦燦地一片,踩着落葉,漫步在其中,真是一不小心就要陶醉了。這時候東門附近的柿子也熟了呢,紅通通地掛在樹上。於是熱心的研會又組織起了“柿子節”,邀請外校的男生來幫忙摘柿子,在勞動中增進大家的感情。不得不説,秋天真是個戀愛的好季節!

我來北語的第一年冬天,北京下了一場大雪。身為一個南方人,從未見過這麼大的雪,當時就愣住了,驚奇地叫喚:“哇塞,好大的雪!”其他北方的同學早已見怪不怪了,披上大衣,套上靴子就往外走。我裹了裏三層外三層,激動地往外奔去,一出門踏入雪裏,一陣刺骨的涼意立刻從小腿瀰漫全身。我才驚覺自己穿得是運動鞋,趕緊拔出腿來,哆嗦着回去換鞋子了。換完鞋子又迫不及待地衝入這白茫茫的世界,蹲下身來,捧起一懷抱的雪,興奮地叫道:“這麼厚的雪!”不一會兒就投入了打雪仗和堆雪人的活動中去了。説到大雪,真要給北語後勤點個贊。大雪之後,後勤組織人員連夜掃雪,第二天醒來,學校的各條道路都被清掃得乾乾淨淨,絲毫沒有影響大家出行。

作為一個吃貨,最讓我流連忘返的當然是北語的食堂了。北語的食堂一共有五層,叫清晏樓。一樓二樓是普通食堂,還提供各式糕點。北語的糕點師傅也是遠近聞名的。一樓的慕斯蛋糕、甜甜圈及牛角麪包一直是我的愛,二樓的咖喱飯和烤紅薯也很棒,新出的炸醬麪味道也很不錯。三樓是各類特色料理,我喜歡吃小炒和蘭州拉麪,有時候喝瓦罐湯。吃完飯再來一支冰淇淋,感覺美美的。四樓是日式料理和韓餐廳,本人偏愛日餐,喜歡吃各種壽司。五樓是宴會廳和包廂。一樓的清真餐廳也別具一格,要一個又大又圓的烤饢就能吃飽,他家的酸奶味道也正宗。

轉眼畢業已經一年了,我也成為了一名大學老師。每天面對着朝氣蓬勃的青年學子,總會讓我想起在北語的青葱歲月。那真是一段十分美好的時光。雖然我已經離開了北語,但也時常留意着學校和老師們的狀況。一日北語人,終生北語情,衷心希望北語發展得越來越好。

分享到: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